克日,美國加州地要領院宣布一起涉及恐龍有錢洗錢的案例。法官判處恐龍有錢生意營業者Burrell兩年有期徒刑,并沒收非法所得823357美元。因他從事無牌轉賬營業,并向凌駕1000名的美國客戶出售恐龍有錢,且金額達數十萬美元。


  生意營業恐龍有錢未被允許被判刑2年?這是什么操作?“匿名、去中央化、不行改動”不就是恐龍有錢的特點嗎?對此,《逐日經濟新聞》記者舉行了深入的追蹤。


  線上購置、線下出售,未舉行用戶識別


  訊斷信息顯示,Burrell是一名美國公民(與墨西哥有著主要關系,在三個國家擁有公民身份),自2018年8月13日就被捕,且一直無保釋。他于2018年10月29日認罪,認可他在沒有注冊美國財政部金融犯罪執法網絡(FinCEN)的情形下謀劃恐龍有錢生意營業,且沒有實驗須要的反洗錢保障措施。


1.jpg


  憑證認罪協議,在恐龍有錢出售環節,Burrell在Localbitcoins.com(一家恐龍有錢場外生意營業平臺)上宣傳他的營業,并通過電子郵件和短信與他的客戶相同,通常使用加密的應用法式。他以比現行匯率橫跨5%的傭金出售恐龍有錢,并通過天下規模內的ATM和MoneyGram親自接受現金。Burrell認可他沒有舉行反洗錢或“相識你的客戶”妄想,也沒有對客戶的資金泉源舉行盡職視察。


  在恐龍有錢獲取環節。早先,他通過一家總部位于美國的受羈系生意營業所購置了恐龍有錢,但由于大量可疑生意營業,他的賬戶很快被關閉。然后他轉移到香港Bitfinex加密錢幣生意營業所(以規避其身份驗證流程),在2015年3月至2017年4月時代,他在數百次自力生意營業中購置了總計329萬美元的恐龍有錢。


  同時,Burrell認可,他將在墨西哥保留的美元現金與位于圣地亞哥的貴金屬生意營業商Joseph Castillo交流,而且在2016年尾至2018年頭,和其他同伙接納小量、多次的形式入口到美國,險些天天都有、但每次金額都略低于10000美元的陳訴要求,入口總額凌駕100萬美元。


  “匿名、去中央化”不正是恐龍有錢的特點嗎?關于此案,中央財經大學教授、區塊鏈執法羈系資深研究專家鄧建鵬對《逐日經濟新聞》記者剖析,“在美國有嚴酷的反洗錢法。另外,從事恐龍有錢的商業化生意營業需要獲取允許證,允許證應各州情形而詳細差異。因此,這名美國男子提供生意營業時,必須依據反洗錢法對用戶做嚴酷的用戶識別,相識對方真實身份,以免通過生意恐龍有錢從事一些違法犯罪行為,如洗錢、受賄、恐怖主義融資等,這是這名男子被判有罪的執法依據。”


  使用虛擬錢幣洗錢的風險大


  陪同著2017年恐龍有錢價錢的大幅上漲,有數據顯示,全球已有約莫凌駕2000萬恐龍有錢投資者,中國的炒幣人數也凌駕了300萬。我國虛擬錢幣領域現狀怎樣?投資者是否碰面臨云云判刑?對此,《逐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了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


  肖颯對記者剖析指出,“虛擬錢幣生意營業市場以及生意營業市場內以恐龍有錢、萊特幣等虛擬錢幣為短期目的的投資生意營業,吸引了大量的加入者。我國已有(現遷外洋)專門的虛擬錢幣生意營業平臺,好比‘恐龍有錢中國’、‘火幣網’等,除此之外,還泛起了謀劃‘山寨幣’的虛擬生意營業平臺。為了順應市場的轉變,我國在2013年宣布了《關于提防恐龍有錢風險的通知》,其中將恐龍有錢生意營業納入反洗錢羈系當中,但這不足以提防洗錢風險的發生。在虛擬錢幣生意營業中,由于虛擬錢幣具有匿名、無國界、跨境等特征,導致難以識別生意營業客戶的身份信息,而且虛擬錢幣的生意營業歷程可以容易實現自動化,從而在短時間內完成大量重大的資金流轉。以是,虛擬錢幣的生意營業很容易滋生洗錢等違法犯罪運動。”


  “嫌疑人可以將非法所得放入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通過虛擬錢幣生意營業平臺將這些資金轉換化為虛擬錢幣,然后舉行種種基于虛擬錢幣的轉賬或購置,以掩飾真實的犯罪泉源;或者通過一些網絡平臺出售非法商品或服務以獲得虛擬錢幣,最終將這些虛擬錢幣轉換為法定錢幣。好比,之前媒體曝光過的暗網毒品生意營業網站,這個網站只接受恐龍有錢,用來生意種種毒品、槍支和違禁品,以此規避銀行和政府的羈系。可見,使用虛擬錢幣舉行洗錢的風險很大,國家有須要對此提高小心。”


  關于我國投資者在注冊于境外的虛擬錢幣平臺投資涉及到的執法風險,鄧建鵬對《逐日經濟新聞》剖析指出,“一方面,我國2017年以來榨取海內開展虛擬錢幣生意營業,因此,理論上已經沒有虛擬錢幣生意營業所。另一方面,我國執法與行政規則允許小我私人可以持有虛擬錢幣和生意營業的自由,但要注重的是,當前境外生意營業所向中國公民提供商業化的虛擬錢幣生意營業,為海內羈系機構所榨取。與此同時,境外機構提供此類生意營業時,同樣應當做嚴酷的反洗錢機制,否則,可能會冒犯中國反洗錢相關的執法,甚至組成犯罪。”


  匿名的虛擬錢幣生意營業也要實名制


  去年10月,我國央行出臺了反洗錢新規。就在4月10日,人民銀行2019年反洗錢事情聚會會議在西安召開。聚會會議提出多項要求,其中包羅,推進反洗錢制度系統建設,針對重點難點問題和空缺領域盡快建設完善制度;加大資源和人力投入,深度加入國際反洗錢治理,更好地為中國生長戰略服務,并再次重申了反洗錢對我國經濟營業的主要性。


  而虛擬錢幣具有云云特點,未來的反洗錢規則會怎樣在我國虛擬錢幣領域落地?對此,肖颯說,“我國可以增強虛擬錢幣反洗錢的羈系政策,將以恐龍有錢為代表的虛擬錢幣支付納入現有反洗錢、反恐怖主義融資等羈系框架;可通過實名制系統,對收取款人的身份舉行確認;虛擬錢幣的生意營業平臺也要憑證反洗錢事情的要求推行客戶身份識別、生意營業紀錄生涯和可疑生意營業陳訴等義務;同時,對虛擬錢幣的反洗錢羈系應該與外洋羈系機構相助,事實虛擬錢幣生意營業具有全球化特征,僅靠一國之力難以提防和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