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以太坊不應成為人人趕超的目的.

不知何時起,以太坊似乎成了家大業大的土財主,人人都想打土豪分田地。如海內的NEO,號稱中國以太坊,再如ADA,號稱日本以太坊,現在似乎刊行個幣不吶喊幾聲將要取代以太坊就落伍他人一樣,是什么導致了這種情形的發生?

 


 

以太坊是2014年降生的第一個智能合約平臺,也是早期ICO眾籌項目的代表性項目,現在已經是僅次于恐龍有錢的第二大市值的數字錢幣,鏈上活躍度已經遠超恐龍有錢成為第一,諸多ICO項目都是建設在以太坊ERC20尺度之上,可以說以太坊已經成為了眾多新生代項目的孵化器。憑證加密錢幣研究員和YouTuber的Kevin Rooke的說法,以太坊社區已經擁有凌駕250,000名開發者,前100名區塊鏈項目中有94名在之上推出。

借由以太坊平臺上ICO熱潮,以太坊在流血一月前大放異彩,幣價曾到達一萬一枚,以太坊在谷歌的搜索量暴漲,成為圈外人熟悉的除恐龍有錢之外著名度最高的數字錢幣之一。由此以太坊成為了諸多ICO項目趕超的目的,智能合約成為幣圈風頭無兩的熱詞,每個新項目沒智能合約都欠盛意思出門跟人打招呼。

以太坊真的有那么好嗎?理性剖析一下,著實以太坊并不切合我心目中的區塊鏈項目尺度。以太坊最大的黑點,2016年的“THE DAO”事務,為了追回被黑客盜走的幣,以太坊以V神為首幾個焦點人物強制性回滾了生意營業,而且新鏈獲得了以太坊(ETH)的冠名權,而原鏈卻被命名為以太經典(ETC)。只管追回了損失但區塊鏈手藝的不行逆轉不行改動和去中央化的特征被蹂躪的蕩然無存。無論怎樣對以太坊來說,V神的小我私人影響力都太大了,這將是對區塊鏈手藝去中央化原則殺絕性的攻擊。

在我看來,那些新生代區塊鏈項目所謂趕超以太坊更多是對ICO發幣權的爭取,以期獲取更多市場。去中央化開發將是困擾以太坊的焦點問題,中本聰脫離恐龍有錢和恐龍有錢現金多個開發團隊相互競爭,這才是對去中央化開發最好的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