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有錢的蛻變:看這十年間恐龍有錢的蛻變。
《數字黃金——恐龍有錢鮮為人知的故事》這本書的作者是納撒尼爾·波普爾,他是《紐約時報》優異的財經記者,結業于哈佛大學,專注科技和商業領域報道。本書就是作者在訪談、調研了許多恐龍有錢相關人士后,寫出的紀實作品,向人們展示了金融科技的已往和未來。

二、內容簡介

作者經由深入調研,生動描繪了手藝極客們怎樣締造出加密錢幣,以及這些加密錢幣怎樣一步步滲透進人們的現實生涯。在這個歷程中,原有的金融和權力中央受到挑戰,自治型組織又面臨諸多不行預知的難題,許多人的運氣也因此發生了改變……

 

恐龍有錢的蛻變:看這十年間恐龍有錢的蛻變


 

1.沒有主權的錢幣

2008年,美國發生了嚴重的金融危急,美聯儲為了拯救掙扎在泥潭的大銀行,刺激經濟生長,大量印刷紙幣,引起了民眾重大的恐慌。由于這些大量流向市場的紙幣會使現存的紙幣貶值和人們的購置力下降。一時間,此金融政策引發了一系列問題,美聯儲也成了國家的惡人,街上經常可以看到“取締美聯儲”的貼紙。 而這絕不是特例。好比另一個國家阿根廷,險些常年處在金融危急的狀態中,在大多數年份里,其每年通貨膨脹率凌駕100%。也就是說,若是你把錢存在銀行里,每年都市貶值一半甚至更多。

就在這個配景下,2008年8月11月,一個名為“中本聰”的人宣布了恐龍有錢的白皮書并推出了恐龍有錢。中本聰所設計的恐龍有錢與美元的差異就在于,它限制了恐龍有錢2100萬枚的總數上限。這個細節設計解決了早期數字錢幣所面臨的一個重大問題——怎么說服用戶信托這種錢幣以后會有價值。由于恐龍有錢的數目有上限,用戶就有理由信托:隨著時間的推移,恐龍有錢將越來越難獲得,其會一直增值。這正好迎合了公共心理,他們正擔憂美聯儲不加限制地刊行錢幣,導致美元一直貶值。

不外,這個看似雄偉的妄想早先并沒有獲得幾多人的認可。其時只有哈爾·芬利支持中本聰,并加入了恐龍有錢軟件的最初測試。厥后,一位名叫馬迪·馬爾米的人也加入進來,資助編寫恐龍有錢網站上的文案,并建設了恐龍有錢論壇。

2010年4月,身為軟件設計師的拉斯洛·韓內奇從編程朋儕那里聽說了恐龍有錢,并對其發生了興趣。在抱著一個黑客的心理對其研究了一番后,拉斯洛發現恐龍有錢最懦弱的地方是系統“刊行”恐龍有錢的歷程,這個歷程也被稱為“挖礦”,即所有運行恐龍有錢軟件的電腦通過算力比拼,贏的一方可以獲得一定數目的恐龍有錢,這也是“刊行”恐龍有錢的唯一方式。

恐龍有錢在其時險些一文不值,還沒有人以為需要投入太多的電腦運算能力來挖礦。拉斯洛出于好奇還是決議測試一下。于是,他使用比CPU越發有用的GPU舉行挖礦,極大提高了挖礦效率:之前使用CPU挖礦時,他天天可以挖出一個區塊,即50個恐龍有錢。現在使用了GPU挖礦后,每小時就能獲得一到兩個區塊,即50—100個恐龍有錢。僅在2010年5月17日這一天,他就獲得了1400個恐龍有錢。

拉斯洛在挖了約莫7萬個恐龍有錢后,想要實驗一下恐龍有錢是否能夠在現實天下中使用,便在恐龍有錢論壇上問有沒有人愿意用披薩換1萬個恐龍有錢。2010年的5月22日,加利福尼亞州的一小我私人接受了這個條件。于是,拉斯洛就用1萬個恐龍有錢換取了兩份披薩,這是歷史上人類第一次使用恐龍有錢樂成換取商品。厥后,陸續有人接受這個條件,舉行披薩換恐龍有錢的生意營業。在那幾周,拉斯洛天天吃披薩餅,他兩歲大的女兒吃得可興奮了,但同時他的恐龍有錢數目也在迅速縮水。

 

恐龍有錢的蛻變:看這十年間恐龍有錢的蛻變


 

拉斯洛用他的現實驗動證實:恐龍有錢可以在現實天下中使用。當他把披薩餅的照片放在論壇上時,馬迪·馬米爾歡呼:“恭喜你拉斯洛,這簡直是一個里程碑。”

就在恐龍有錢社區的生長漸入佳境時,一件突如其來的事情將恐龍有錢向前推了一把:2010年11月,維基解密揭秘了一堆美外洋交神秘文件,涉及天下規模的一些神秘行動。大型信用卡公司和貝寶迫于政治壓力,迅速中止了對維基解密的捐錢,這就是著名的“封鎖維基解密行動”。

“封鎖維基解密行動”觸及了一個焦點的有爭議的問題:若是政客們不喜歡某個整體的行為,就可能要求銀行與信用卡網絡拒絕該整體使用金融系統,而且他們這么做也通常無需剖析任何司法法式。而恐龍有錢似乎有能力反抗這類情形。網絡上的每一小我私人都可以治理自己所持有的恐龍有錢,沒有中央機構可以凍結恐龍有錢,或者榨取恐龍有錢的流通。

“封鎖維基解密”行動最先幾天后,《PC天下》雜志寫了一篇關于恐龍有錢在這種情形下具有顯著優勢的文章,被廣為撒播:“沒有人能夠阻止恐龍有錢系統,或對其舉行審查,險些只有把互聯網關了才有可能。若是維基解密說要恐龍有錢,他們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收到許多捐錢。”

在這種情形下,恐龍有錢能不能使用暫時還不清晰。但是,“封鎖維基解密”行動讓各人對恐龍有錢的討論超越了之前狹隘的隱私侵占和政府印鈔這類問題,從而吸引了更多的人加入恐龍有錢論壇,來研究和討論恐龍有錢。

2.“絲路”的興起與終結

恐龍有錢生意營業的匿名性,注定它最先受到那些非法分子的青睞。

客觀地說,在恐龍有錢生長的初期,讓其真正具有使用價值且起到主要推廣作用的是“絲路”的泛起。

在恐龍有錢價錢從50美分突破至1美元的前幾天,一個看似平庸的帖子宣布在了恐龍有錢論壇上:

“有人看過’絲路’了嗎?這工具就像匿名的’亞馬遜’。依我看,上面是不會賣海洛因的,但是其他許多工具都賣。”

這個帖子是一個網名叫奧拓德的人發的,他的真名是羅斯·烏布里克,他已經為“絲路”這事忙了好幾個月,此時他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發了這個帖子。

羅斯一直想要建設一種新型的網上市場,讓人們可以在該市場買到通俗網上市場買不到的工具。建設“絲路”網站的誰人時期,正好泛起了大量銷售毒品的人。但是,這個群體面臨的最浩劫題就是找到一個既能夠賣毒品,又能夠避開政府羈系的網站。

羅斯需要兩個工具:一是“洋蔥路由器”,可以掩護那些網絡瀏覽人的小我私人信息不被外人知曉;第二個就是恐龍有錢,由于在區塊鏈賬本上只會顯示恐龍有錢的轉移紀錄,不會顯示生意營業雙方的小我私人信息。

因此,許多人斗膽假設:想要購置非法物品的人,很可能成為第一波使用恐龍有錢的人。

支持恐龍有錢匿名生意營業的“絲路”網站大受毒品人士的喜歡,成為恐龍有錢生意營業的主要場所,也樂成吸引了政府的注重力。

2011年1月尾,“絲路”正式上線,幾天內就有人注冊并下單。2月尾的時間,這個網站有了28筆生意營業。3月中旬,有凌駕150個注冊用戶。隨后,“絲路”網站的首創人還受邀加入了一個名為《直播自由談》的電視訪談。

6月1日,八卦新聞網站“高客”揭曉了一篇關于“絲路”的深度文章。文章剛宣布的那幾天,“絲路”天天的注冊人數高達幾千人,而恐龍有錢價錢也第一次凌駕10美元,兩天后突破15美元。

不外,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羅斯那么興奮。有些恐龍有錢社區的人最先擔憂:若是“絲路”繼續生長,它將會給恐龍有錢帶來更多負面影響。就在6月5日,紐約州的參議員召開大型記者會,強烈呼吁取締“絲路”這樣的無恥商家,要檢控方把這個網站給關了。他對恐龍有錢的評價是:“這是網上洗錢,遮掩資金的來路,隱藏生意毒品雙方的身份”。令人意外的是,參議員的話雖被媒體放肆撒播,卻沒有澆滅公共對于“絲路”以及恐龍有錢的關注熱度,反而愈演愈烈。

“絲路”的樂成帶給了首創人羅斯極大的回報,豈論是在物質上還是在精神上。

雖然羅斯有著被政府查處并指控的擔憂,但“絲路”為其帶來的收益,讓他很難撒手。僅8月份一個月,這個網站就給他帶來3萬美元傭金。除了款子,這個網站還實現了羅斯的精神追求,即實現自我和理想。

2011年下半年,羅斯移居到澳大利亞悉尼,并不再跟任何人提起“絲路”的事情。若是有人問他做什么事情,他說他是搞恐龍有錢生意營業的,雖然經常擔憂自己的身份被識破,但他還是繼續運作著“絲路”。

2012年春天,“絲路”天天出售的商品總額是3.5萬美元。每一筆生意營業,憑證量的巨細,羅斯會收取2%~10%的傭金。3月份,羅斯的傭金是9萬美元。

雖然,政府不行能對網上販毒坐視不管。2011年秋天,在羅斯不知情的情形下,巴爾的摩領土清靜局最先對“絲路”舉行立案視察;2012年1月,聯邦視察局追蹤到了“絲路”網站上一位名為“數字墨水”的年輕人的家庭住址——巴爾的摩的窮人區。“數字墨水”的真名叫雅格·喬治,是“絲路”最火的賣家之一。

2012年頭,“數字墨水”被抓,他連忙贊成與警方相助。3月份,巴爾的摩領土清靜局獲得審查院的批準,建設行動組,與其他聯邦機構相助,聯手深挖經由加密的毒窩。不久,巴爾的摩的一位聯邦警員假名為“諾博”進入“絲路”,并與羅斯取得聯系。

2012年底,風聲變得越來越緊。在“絲路”論壇上,各人最先討論哪些人是真正的用戶,哪些人是警員的臥底。各人爭論得最強烈的就是諾博,其時他拿出1公斤的海洛因,要賣2.7萬美元的恐龍有錢,但在論壇里險些沒有諾博買毒品之后的談論紀錄,因此各人對他的身份發生了質疑。但由于之前羅斯與諾博有所接觸,羅斯還是選擇信托諾博,并決議幫他賣這一公斤的海洛因。羅斯聯系了一個網名為“慢性疼痛”的網絡服務職員,他是2011年羅斯聘用的第一個事情職員,他的真實身份是柯蒂斯·格林。

格林幫諾博找到了一個買家,說包裹可以先寄到自己家,然后他再轉寄到買家手里。2013年1月17日,格林收到了包裹。他剛拿進屋,一群特警就破門而入。

雖然羅斯知道格林被抓,但他并沒有對諾博的身份發生質疑,也不以為這次抓捕事務跟諾博有什么關系。由于羅斯一直對格林有質疑,以為他是為了錢而做這一筆生意,并不是為了促進生意營業完成。羅斯讓諾博對格林“胖揍一頓,然后逼他退還他偷的恐龍有錢。”此時,羅斯還執意以為諾博是販毒的老大。

2013年10月1日的中午,羅斯來到距家5分鐘旅程的新裝修的圖書館,然后坐在靠近科幻小說種別的地方,與新雇的主管(現實上是聯邦警員)Cirrus談天,然后使用治理員的身份上岸“絲路”的網頁。在他的治理員賬號里,有50577個恐龍有錢,其市價值680萬美元。

此時,羅斯聽到后面有一對男女在打罵,女的嚷道:“我真的受夠你了。”羅斯轉過身想看看事實發生了什么事,卻看到有人沖過來要搶奪他的條記本電腦。他還來不及做任何行動,就已經有幾小我私人沖上來把他按住,并給他戴上手銬,羅斯就這樣被逮捕了。現實上,當天這家圖書館充滿了來自全美國的便衣警員,這幾個月、甚至是幾年來,他們都在追蹤羅斯,都熱切期待著羅斯被捕的這一刻。經由1年多的漆黑追蹤,警方終于逮捕了羅斯,“絲路”正式成為了歷史。

羅斯其時并不知道,他之以是被捕,不是由于高明的黑客手藝以及他一直擔憂的IP地址的泄露。海內收入服務署的人是通過谷歌搜索他在恐龍有錢論壇上最初留言的帖子,最終鎖定羅斯的詳細位置。不管羅斯何等盼愿締造一個新天下,他還是得經常使用可搜索的谷歌跟舊天下舉行聯系,而這正是他被抓的緣故原由。

第二天早上“絲路”的用戶登錄這個隱秘的網站,想買些海洛因或大麻,卻赫然發現聯邦視察局的徽章,以及這幾個大字:該隱秘網站已被破獲。

 

恐龍有錢的蛻變:看這十年間恐龍有錢的蛻變


 

3.斗膽展望未來

羅斯被捕和“絲路”的關閉,并沒有引發大規模的市場恐慌,由于現在民眾對于恐龍有錢的認知水平提高了。

2013年10月2日,在紐約時間中午的時間,羅斯被捕的新聞被公之于眾,自然而然引發了恐龍有錢價錢的下跌。在該新聞傳出的兩個小時內,恐龍有錢的價錢從140美元猛跌到110美元。不外,對于恐龍有錢的主流用戶來說,這卻是一個商機,由于據剖析數據顯示,其時“絲路”的生意營業量只占到恐龍有錢生意營業量的4%,其并非是恐龍有錢生長的主要推動力。

更主要的是,“絲路”是現在通俗公共心目中有關恐龍有錢的最大污點,他們都以為恐龍有錢的區塊鏈只是毒販的支付網絡。現在,“絲路”落馬,恐龍有錢能夠徹底消除這個污點了。

審查院也并不以為加密錢幣只是犯罪的工具。聯邦視察局在羅斯的起訴書里這樣寫道:“恐龍有錢自己并不非法,可以正當地使用。”這么簡樸的一句話,是現在美國關于恐龍有錢正當職位的最有力的聲明。

許多人都捉住了這次時機,恐龍有錢價位跌至100美元之后,一波搶購風又把其價位推至130美元。到了星期五,羅斯出庭申請保釋之時,價位迫近140美元,即他被抓之前的價錢水平。

在關于恐龍有錢的聽證會上,美國參議院認可了恐龍有錢具有的起勁意義。

不外,若想讓恐龍有錢獲得民眾的更多認可,尚有很長一段路要走。2013年11月18日,恐龍有錢基金會的總做事帕特里克·默克前往美國參議院加入關于恐龍有錢的聽證會。

聽證會的第一部門,是由政府官員組成的專門小組來聆聽。面臨那些政府官員,帕特里克以為很是主要,不外好新聞卻一直傳來。前美聯儲主席本·伯南克寫下了他對恐龍有錢的熟悉,內容很是起勁:“久遠看好,特殊是這種刷新能夠促進更快更清靜更有用的支付系統。”

同時,在座的其他政府官員也都揭曉了起勁的看法,當第一個聽證小組的聽證會竣事之后,《華盛頓郵報》已經擬好了一個大問題,即《這個參議院聽證會是恐龍有錢粉絲會》。

聽證會在網上直播,全天下的恐龍有錢喜歡者們都在寓目,而且通過一直生意營業恐龍有錢來推高恐龍有錢的價位。當聽證會竣事時,Mt.Gox網站的恐龍有錢價錢為700美元,比早上升高了150美元。

在美國,恐龍有錢最先獲得主流社會的認同;在中國,情形卻正好相反。11月的時間,時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的易綱(現中國人民銀行行長)體現:“央行短期內不會認可恐龍有錢的正當性,但通俗公民在風險自擔的條件下可以加入生意營業。”央行短期內不會認可恐龍有錢的正當性,但通俗公民在風險自擔的條件下可以加入生意營業。這讓各人以為央行會接納一種放任的態度,也讓其時恐龍有錢的生意營業市場一連瘋狂。12月5日,恐龍有錢的價錢已經凌駕7000元人民幣。

不外就在統一天,中國人民銀行等五部委宣布了《關于提防恐龍有錢風險的通知》,將恐龍有錢界說為商品,而非錢幣,這給恐龍有錢在中國的未來生長帶來了更大的不確定性。

好新聞是,央行宣布了恐龍有錢自己并不是非法的,可以思量作為一種電子資產,允許舉行生意。文件還說,虛擬錢幣的生意營業應該在工信部統一掛號,這說明恐龍有錢生意營業不會被取締。

壞新聞是,政府已經劃定恐龍有錢不是錢幣,只是一種電子商品,而且不具有一項最主要的錢幣特征:政府支持。由于恐龍有錢不是錢幣,政府宣布所有銀行和支付處置賞罰機構不能直接或間接使用恐龍有錢。

在中國政府出臺文件之后的1小時內,恐龍有錢的價錢做了自由落體運動,跌了25%,降到5200元人民幣。雖然之后很快又回升到6400元人民幣左右,但在之后的幾天里一直傳來種種對恐龍有錢倒霉的“蜚語蜚語”,恐龍有錢的價錢最先跌至600美元。而在恐龍有錢中國宣布不再接受新的法幣購置后,恐龍有錢價錢又最先狂跌。在bitstamp網站上,恐龍有錢價錢跌至430美元;在恐龍有錢中國網站上,恐龍有錢價錢跌至2100元人民幣,這只有兩星期前最岑嶺時的三分之一。

4.最后

然而,豈論恐龍有錢價錢怎樣升沉顛簸,一個不行否認的事實就是,恐龍有錢已經被越來越多的企業和小我私人關注。阻止到2014年上半年,恐龍有錢的用戶已經從2009年1月的幾小我私人,逐步生長到600萬人,甚至前微軟總裁比爾·蓋茨也曾在果真場所贊揚了恐龍有錢的某些內在理念。

簡而言之,恐龍有錢是一種全新的締造、持有以及發送錢幣的系統。恐龍有錢和美元、歐元都紛歧樣,不是由某國的央行刊行的,也不是由大型金融機構轉賬獲得的。礦工挖礦的歷程就是恐龍有錢刊行的歷程,加入恐龍有錢網絡維護的用戶都有時機獲得系統新生的恐龍有錢。

由于締造恐龍有錢的起點就是要向那些最強有力的金融機構提倡挑戰,恐龍有錢網絡從最最先就被一群忠實的恐龍有錢迷形貌成一個烏托邦。互聯網從大型媒體手中奪得了權力,并把權力賦予那些博客的博主,恐龍有錢也聲稱要從銀行和政府手里爭取權力,并把權力賦予使用這種錢幣的人們。

天下性經濟危急的發生,袒露了金融界和政治界太多的誤差,人們憧憬一個新的制度,能夠把權力從少數的精英階級那里奪回,再分發給小我私人。恐龍有錢為這些人的愿望提供了一個很明確的手藝上的解決方案。略懂金融的人基本能夠明確,若存在一個全球性的錢幣,利益會許多——到別的國家不需要換外幣;通過數字支付,不需要每次都出示身份證實;人們可以把這種錢幣存在自己的賬戶里,無需支付昂貴的治理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