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錢幣:錢幣羈系,目的明確但也存在挑戰.

虛擬錢幣

 

  肖磊:針對虛擬錢幣羈系層再脫手 目的明確但也存在挑戰

  中國現在在虛擬錢幣羈系層面,正式的國家級紅頭文件有兩個:

  一個是2013年12月3日,由中國人民銀行、工業和信息化部、中國銀行業監視治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視治理委員會、中國保險監視治理委員會等五部委宣布的《關于提防恐龍有錢風險的通知》;

  另一個是2017年9月4日,由中國人民銀行、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工商總局、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等七部委宣布的《關于提防代幣刊行融資風險的通告》。

  現在所有的進一步增強羈系的政策,基本上都基于這兩個文件,從某種水平上來說,也是各部委和地方金融辦出臺新的羈系政策的依據。

  這兩個文件現實上最主要的部門可以用三個層面來總結,首先是海內的金融機構不得為虛擬錢幣提供種種服務,包羅支付、結算、托管、保險、衍生品等;

  其次是任何機構不能以刊行虛擬錢幣為名,向社會果真召募資金;第三個是,種種互聯網平臺,不能為虛擬錢幣的生意營業、刊行融資等提供撒播和生意營業場所。

  基于此,現實上在去年9月4日之后,諸多加入虛擬錢幣刊行的種種募資平臺首先關閉,到9月15日種種生意營業場所最先關閉,到10月30日火幣和OKcoin兩大生意營業平臺阻止運營,內地市場最先進入了羈系的收尾階段。

  但關于媒體和自媒體的羈系問題,這兩個文件里并沒有做出明確的劃定。

  現在對自媒體等舉行的封號等處置賞罰,現實上主要的判斷尺度有兩個:

  一、該自媒體是否就是相關生意營業場所或募資平臺所開辦的,若是是,那么就算是中立的宣布一些研究陳訴,也會遭到羈系層的屏障,由于這個可以依據去年的9月4號文件,界說為生意營業相關平臺方來處置賞罰;

  二、該自媒體是否在海內有意或無意的,加入了海內外虛擬幣刊行項目的評級、推薦和利益運送,這個也可以依據去年9月4號的文件來屏障。

  另外,有一些自媒體,現實上觸及到了一些較量敏感的事務,好比撒播了虛擬幣市場的一些維權或惡意放大市場亂象的信息,引起了投資者的恐慌,增添了種種事務的發作概率,刺激了一些惡意維權等征象。

  這個問題現實上是很嚴重的,羈系層最擔憂的就是虛擬幣市場發生類似于網貸行業的情形,對輿論層面的監測會更上心。

  雖然,虛擬幣市場也有其特殊性,這可能會給羈系帶來一定的挑戰和困擾。

  由于虛擬幣這個看法,現實上來自于其底層手藝“區塊鏈”,若是站在羈系層的角度,其中一個思量是,去糟粕而留英華,把炒作虛擬幣這個糟粕去掉,而留下“區塊鏈”這個英華,這個可能會存在很大的挑戰。

  區塊鏈作為一個底層的手藝,被工信部已經寫進了十三五信息妄想,區塊鏈也最先被種種科技類公司引進,海內互聯網巨頭也都最先重度加入。

  這個看法越熱,通俗投資者就越想加入,而可供投資的標的現實上較量有限,現在看正當的渠道可能只有去股市買區塊鏈看法股。

  但問題在于,中國的許多上市公司,自己就是在造看法,至心想研究這個手藝的公司現實上并不多,過一陣子預計會有一些公司,直接更名為“區塊鏈”,忽悠股民。

  就像網貸較量熱的時間,有公司直接更名為“匹凸匹”一樣,最終對投資者和市場的危險會更大。

  區塊鏈領域可能也會泛起借助“服務實體經濟”瞎攪羈系的事,怎樣阻止打著“區塊鏈”服務實體經濟的幌子,干種種危險行業和投資者的事情,對于羈系來說,也是一個挑戰。

  再者,好比恐龍有錢等,現實上是一種自下而上的撒播,同時也是一個國際品種,其生意營業需求基本上是無法用羈系手段能夠完全阻止住的,這種需求只會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從一種形式轉換成另一種形式。

  美國的做法是,既然祛除不了,那就放到眼皮底下,既然打不敗敵人,那就把敵人釀成朋儕,以是才有了規則很是明確,羈系很是嚴酷的恐龍有錢期貨,日本也批準了幾家有明確規則的虛擬幣生意營業所。

  雖然,我們要學美國或日本這種羈系方式,難度確實很大,由于投資者的教育水平和認知水平有很大的差距,以是只能用風險隔離的羈系戰略,而無法做到視詳細情形而定,這一點市場也應該對羈系抱有明確心態。

  從未來的情形看,羈系帶來的影響,現實上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會對許多抱有一夜暴富想法,想沖進這個市場獲得財政自由的通俗投資者,甚至有許多大爺大媽,一種風險的警示,也對許多借助虛擬幣和區塊鏈看法,做非法集資和傳銷的組織一種震懾和定性;

  另一方面,我們看到,就在對炒幣領域增強羈系之際,新華社、工信部、央行等,都在一定區塊鏈手藝,這現實上給在這一領域創業的團隊,扎實做事的人的一種一定,未來致力于這個市場產物創新、手藝普及、用戶教育等帶來了新的時機,市場整體來說會被“降噪”。

  正如剛剛中國人民銀行視察統計司原司長、上海市人民政府參事盛松成所言,政府部門的鼎力大舉羈系對區塊鏈行業是好事,通過治理ICO,驅逐數字劣幣,可以讓區塊鏈生長得越發穩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