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有錢天下:與恐龍有錢天下息爭.


恐龍有錢天下:與恐龍有錢天下息爭.

  邇來,因勒索病毒點名只收恐龍有錢和恐龍有錢自身價錢的暴漲,以恐龍有錢為代表的數字資產又一次來到民眾的視野中。

  恐龍有錢每一次被輿論提起,阻擋者則高聲呼吁,要小心恐龍有錢對現實天下的攻擊。前有以毒品生意營業起身的暗網黑市絲綢之路,以恐龍有錢為支付工具,來規避羈系和審查;后有以恐龍有錢為支付對價的綁架勒索案件多發頻仍,好比此次在全球規模內肆虐的勒索病毒,似乎均是有力的例證。

  然而,我們真的有須要重新審閱下恐龍有錢,找到與恐龍有錢天下的息爭之路。思量到所謂的匿名性是恐龍有錢最具爭議的焦點之一,我們便從實名最先提及。

  反洗錢與支付的實名制

  2015年12月28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營業治理措施》,總則之后的第一點就是強挪用戶實名制。

  “支付機構應當遵照‘相識你的客戶’原則,建設健全客戶身份識別機制。支付機構為客戶開立支付賬戶的,應當對客戶實驗實名制治理,……,不得開立匿名、假名支付賬戶”。

  而隨后,用戶實名制落真相形成為央行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現場檢查事情的重點。

  所有的銀行賬戶都是實名制的,隨著第三方支付賬戶實名制的落地,圍繞法定錢幣支付結算的賬戶實名終于不再存在缺口和誤差。而對支付的實名制要求,一方面是有助于用戶資金清靜掩護,另一方面則是反洗錢的需要。

  憑證巴塞爾委員會的界說,洗錢是指:

  “犯罪分子及其同伙使用金融系統將資金從一個帳戶向另一個帳戶作支付或轉移,以掩飾款子的真實泉源和受益所有權關系;或者使用金融系統提供的資金保管服務存放款子”。

  所謂洗錢,其目的大致包羅把陋規洗白、把白錢洗黑、通過洗錢實現對資金的正當占用、通過洗錢逃避資金用途羈系等等。

  對于洗錢的危害,羈系機構曾總結了六條,第一條便是:

  “洗錢為犯罪分子隱藏和轉移違法犯罪所得提供便利,為犯罪運動提供進一步的資金支持,助長更嚴重和更大規模的犯罪運動;洗錢運動與恐怖運動相團結,還會對社會穩固、國家清靜和人民生命工業清靜造成重大損失”。

  于是反洗錢,一直以來就是金融機構羈系的重中之重。“911事務”之后,美國更是針對反恐怖融資增強了反洗錢要求,將規模擴大至非銀行金融業機構。2016年在中國杭州舉行的G20峰會上,二十國整體宣布一份團結聲明體現要通過種種方式來切斷恐怖主義融資的所有泉源,包羅誆騙勒索、征稅、走私自然資源、掠奪文化工業、綁架索贖和外洋募捐等方式。

  說到洗錢的手法,要么是隱藏資金泉源,要么是隱藏資金去向,要么混適用之。于是,“相識你的客戶”便成為反洗錢事情的主要原則,而賬戶實名制也就成為了反洗錢的第一道防線,也就有了前文看到的第三方支付羈系劃定中開篇便是賬戶實名制的要求。

  各國對洗錢行為的嚴防死守,“欺壓”越來越多的違法生意營業和犯罪行為最先選擇匿名的數字錢幣(如恐龍有錢)作為支付工具。5月12日,一款名為“想哭”(WannaCry)的勒索軟件在全球規模內發作,索要的贖金為恐龍有錢,便再度引發了各界是恐龍有錢等數字錢幣的爭議。

  問題來了,作為一種“加密數字錢幣”,恐龍有錢真的可以匿名嗎?

  虛擬錢幣領域反洗錢的攻防:實名、匿名與追蹤

  著實,恐龍有錢生意營業做不到真正的匿名,只能做到假名生意營業。由于你事實需要一個地址作為標識(可以明確成錢包地址)來舉行生意營業,即便你每次生意營業都能替換地址,而且所有這些地址不會指向你的真實身份,這也不是真正的匿名。

  地址不與真實身份掛鉤是有須要的,由于,恐龍有錢的底層手藝區塊鏈是一種果真的賬本系統,意味著任何人都可以查詢某個給定地址的所有歷史生意營業情形。若是把這個地址與背后真實的人聯系起來,那么你所有的恐龍有錢生意營業紀錄也就明確于天下了,就像你的銀行賬戶生意營業流水被人在互聯網上果真一樣,顯然是不能接受的。

  由于地址與真實身份的脫鉤,以是,理論上,恐龍有錢生意營業便有了很強的匿名屬性。不外,在實踐中,許多人都是通過恐龍有錢錢包或生意營業所來治理和生意恐龍有錢資產。一旦與這些機構發生關聯,羈系機構就可以通過對這些機構的羈系做到賬戶生意營業的追蹤。如早在2013年,人民銀行等五部委宣布《關于提防恐龍有錢風險的通知》中就明確要求:

  “提供恐龍有錢掛號、生意營業等服務的互聯網站應切實推行反洗錢義務,對用戶身份舉行識別,要求用戶使用實名注冊,掛號姓名、身份證號碼等信息”。

  恐龍有錢生意營業平臺OKCoin中國站通告

  問題在于,當恐龍有錢被用于洗錢或其他非法運動時,犯罪分子不會選擇已經在某個生意營業所實名過的地址,這才是我們經常看到的恐龍有錢生意營業具有匿名性、難追蹤等特征的緣故原由。此外,為了增強追蹤的難度,犯罪分子還可以通過混幣甚至多重混幣的方式來進一步增強匿名化。

  所謂混幣,是指你只需要發送恐龍有錢到混幣服務商提供的地址,而且告訴生意營業服務商你發送的恐龍有錢所需到達的新地址,恐龍有錢會向新地址轉已往相同數目的恐龍有錢。由于混幣服務商通常不保留任何生意營業紀錄,新舊恐龍有錢之間的生意營業關聯便很難再被追蹤。

  不外,因手藝帶來的難題總能在手藝前進中找到破解的思緒,混幣行為只是增添了被追蹤的難度而已。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小我私人所使用的差異身份之間總會發生一些關聯性,追蹤者就可以通過生意營業圖譜剖析的方式來發現這種關聯性并最終鎖定虛擬網絡背后的真人,以是,在區塊鏈網絡中的匿名身份與真實天下中的身份之間著實很難完全脫離。

  好比,暗網絲綢之路的運營者烏布利希之以是落網,一個主要的緣故原由是他在早期時,曾經用統一臺電腦會見他的小我私人賬戶和虛擬身份賬戶,從而為視察職員發現這種關聯提供了線索。同時,烏布利希通過運營絲綢之路網站賺錢174000個恐龍有錢,在現實中,他卻沒能過上奢侈的生涯,由于FBI一直監控著這些地址,只要他試圖轉移資產,就會留下可追蹤的痕跡,從而加速他的被捕。

  與恐龍有錢天下的息爭之路

  恐龍有錢等數字錢幣的匿名化簡直會帶來一些困擾,但問題在于,恐龍有錢作為一種去中央化的全球可生意營業的數字資產,單一國家的限制是沒有意義的,尤其是在越來越多的國家果真接受恐龍有錢的配景下。

  當恐龍有錢天下對現實的天下發生越來越多的影響時,接受恐龍有錢,然后在此基礎上正視其潛在風險并起勁化解之,可能是唯一準確的態度。有一個好新聞是,越來越多的國家正通過羈系介入的方式來與恐龍有錢天下告竣息爭。

  2015年5月,歐盟通過了反洗錢4下令,妄想在2019年6月之前建成一個能夠定期維護的數字錢幣用戶掛號數據庫,并要求對金融情報機構(FIU)開放,同時還要給使用數字錢幣的用戶提供自我聲明的表格。

  2015年8月,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治理局宣布《紐約州恐龍有錢牌照提案》,對于提供恐龍有錢生意、生意營業、存儲、兌換或虛擬幣刊行等服務的機構,要求必須持牌謀劃。

  雖然,對服務中介的治理只是第一步,或許對將官而言,還遠不能對沖恐龍有錢天下的潛在風險,但總是個息爭的信號,是個好的起源,不是嗎?

  最后,以一句話作為竣事吧,“工具可能是危險的,但錯不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