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錢幣銀行:虛擬錢幣銀行將收購美國聯邦儲蓄銀行。


虛擬錢幣銀行:虛擬錢幣銀行將收購美國聯邦儲蓄銀行


鳳凰iMarkets編譯自ZeroHedge網站,眾所周知,虛擬錢幣銀行AriseBank將團結BitShares收購有著百年歷史的FDIC Bank(美國聯邦儲蓄銀行),下一場革命已經發生。

  筆者看到許多人通過使一個亟需整修的系統增值而賺錢。筆者與許多人聊過這個話題。一個主要人士告訴筆者,區塊鏈正處于生長初期,恐龍有錢可能是先驅,但是以后將被更好的手藝所取代。那么虛擬錢幣銀行與現實銀行團結將意味著什么呢?

  若是資金是資源主義的生命之血,那么銀行就是控制這些血液流動的閥門。這樣一來,傳統銀行有時可以在分配資金上犯錯,也可以在托管信托方面犯錯,由于它們的中央守門員身份,它們擁有美聯儲授予的特權,可以對高效自由市場起到威懾作用。

  這正是虛擬錢幣懦弱的緣故原由所在。它們還沒有被正式視為錢幣,就像黃金也不是錢幣。它們還處于逐漸規范的歷程,貴金屬此前也云云。

  但是若是一種虛擬錢幣進入了循環系統,那么將發生什么呢?當一種虛擬錢幣由于區塊鏈的疏散總賬核算手藝而回避了建設類似于人工收費站的閥門的需要時,那么又將發生什么呢?他們將團結起來守住自己的事情。這就是已經發生的事情。

  順帶一提,現實上現在各人要取自己的錢都要付費。ATM機被視為鐫汰銀行成本和為客戶提供便利的工具。然而當人們頻仍地付費取錢時它就成了利潤獲取中央。這就是現金生意營業折價于數字現金的緣故原由。在私人生意營業中,人們付費給銀行使用自己的錢。但是閃付現在還是免費的。

  銀行的集中服務方式,曾經對于建設市場秩序和生意營業雙方可信托度是須要的,但是現在要么老而無用了,要么容易被濫用。基于可擴展性的供應方市場結構已經不再是最高效的了。可擴展性不再是問題。而分配是。這就意味著另一種商業模式能夠更高效地運用。這就是基于網絡效應的需求方市場結構。為了實現這一轉變,我們就需要更好的方式來降低對生意營業對手可信托度的要求

  傳統實體集中式銀行業正受到現在破損性科技運動的最主要看法——去集中化的威脅。隨著虛擬錢幣和塊鏈手藝的問世,銀行業去集中化的問題在于它與降低生意營業對手風險矛盾。因此就需要一個統一治理機構。疏散總賬核算手藝阻止了對中央受托人的需要,而中央受托人的作用就是抵御生意營業對手風險。這就是手藝怪們提到無信托生意營業時談及的內容。他們的意思是,不需要人工來判斷生意營業的真偽。信托是從DNA條理舉行驗證的。

  當他們開除了銀行出納員,這對于除了銀行出納員以外的人都是件好事。當再過幾年不需要信貸員,將發生什么?白領人士被開除,這就是即將發生的事情。

  這樣的取代從本質上并不能歸結于虛擬錢幣,由于任何工具只要獲得人們的認同就可以成為錢幣,而應該歸結于一個去集中化的系統,在這個系統里,完善的錢幣才氣夠存在于這個完善的銀行系統中。人們不需要再侵占隱私來確保信托。

  回到開頭話題,一個去集中化的在互聯網上操作能夠跨境的虛擬錢幣銀行與集中化的銀行團結是否會獲批?沒有集中化的全球化對于所有人而言都是更好的事,而移除資金流動障礙也將成為可能。~鳳凰iMarkets編譯自ZeroHedge網站,眾所周知,虛擬錢幣銀行AriseBank將團結BitShares收購有著百年歷史的FDIC Bank(美國聯邦儲蓄銀行),下一場革命已經發生。

  筆者看到許多人通過使一個亟需整修的系統增值而賺錢。筆者與許多人聊過這個話題。一個主要人士告訴筆者,區塊鏈正處于生長初期,恐龍有錢可能是先驅,但是以后將被更好的手藝所取代。那么虛擬錢幣銀行與現實銀行團結將意味著什么呢?

  若是資金是資源主義的生命之血,那么銀行就是控制這些血液流動的閥門。這樣一來,傳統銀行有時可以在分配資金上犯錯,也可以在托管信托方面犯錯,由于它們的中央守門員身份,它們擁有美聯儲授予的特權,可以對高效自由市場起到威懾作用。

  這正是虛擬錢幣懦弱的緣故原由所在。它們還沒有被正式視為錢幣,就像黃金也不是錢幣。它們還處于逐漸規范的歷程,貴金屬此前也云云。

  但是若是一種虛擬錢幣進入了循環系統,那么將發生什么呢?當一種虛擬錢幣由于區塊鏈的疏散總賬核算手藝而回避了建設類似于人工收費站的閥門的需要時,那么又將發生什么呢?他們將團結起來守住自己的事情。這就是已經發生的事情。

  順帶一提,現實上現在各人要取自己的錢都要付費。ATM機被視為鐫汰銀行成本和為客戶提供便利的工具。然而當人們頻仍地付費取錢時它就成了利潤獲取中央。這就是現金生意營業折價于數字現金的緣故原由。在私人生意營業中,人們付費給銀行使用自己的錢。但是閃付現在還是免費的。

  銀行的集中服務方式,曾經對于建設市場秩序和生意營業雙方可信托度是須要的,但是現在要么老而無用了,要么容易被濫用。基于可擴展性的供應方市場結構已經不再是最高效的了。可擴展性不再是問題。而分配是。這就意味著另一種商業模式能夠更高效地運用。這就是基于網絡效應的需求方市場結構。為了實現這一轉變,我們就需要更好的方式來降低對生意營業對手可信托度的要求

  傳統實體集中式銀行業正受到現在破損性科技運動的最主要看法——去集中化的威脅。隨著虛擬錢幣和塊鏈手藝的問世,銀行業去集中化的問題在于它與降低生意營業對手風險矛盾。因此就需要一個統一治理機構。疏散總賬核算手藝阻止了對中央受托人的需要,而中央受托人的作用就是抵御生意營業對手風險。這就是手藝怪們提到無信托生意營業時談及的內容。他們的意思是,不需要人工來判斷生意營業的真偽。信托是從DNA條理舉行驗證的。

  當他們開除了銀行出納員,這對于除了銀行出納員以外的人都是件好事。當再過幾年不需要信貸員,將發生什么?白領人士被開除,這就是即將發生的事情。

  這樣的取代從本質上并不能歸結于虛擬錢幣,由于任何工具只要獲得人們的認同就可以成為錢幣,而應該歸結于一個去集中化的系統,在這個系統里,完善的錢幣才氣夠存在于這個完善的銀行系統中。人們不需要再侵占隱私來確保信托。

  回到開頭話題,一個去集中化的在互聯網上操作能夠跨境的虛擬錢幣銀行與集中化的銀行團結是否會獲批?沒有集中化的全球化對于所有人而言都是更好的事,而移除資金流動障礙也將成為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