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有錢基石:關于轉賬與生意營業,一個搖動恐龍有錢基石的翻譯錯誤.

  Transactions 是一個很是主要的界說,中本聰在恐龍有錢論文中,將其放在首個被界說的條目。歧義明確的話,在現實應用實現中,會造成南轅北轍重大誤差。

    Transactions 是一個很是主要的界說,中本聰在恐龍有錢論文中,將其放在首個被界說的條目。歧義明確的話,在現實應用實現中,會造成南轅北轍重大誤差。      關于轉賬與生意營業,一個搖動恐龍有錢基石的翻譯錯誤    一    恐龍有錢關于Transactions單詞的形貌,在許多文檔中(特殊是中文譯文),被解讀為生意營業,我們以為這是不精準的解讀,甚至是會帶來歧義的解讀。    我們以為,用事務處置賞罰或者金融營業中常說的轉賬來翻譯更為合適。    例如:在尺度的銀行系統中,一個從A賬戶向B賬戶轉賬X元的請求是一筆轉賬事務,而不是生意營業。在習以為常的認知中,詮釋為生意營業的話,那么B應該向A提供AB雙方約定的服務。    在銀行執行一筆營業,這叫“轉賬”,而在證劵生意營業所執行一次營業,這才叫“生意營業”。    二    從手藝開舉事度來說,轉賬所需要思量的交互邏輯,遠遠低于生意營業需要思量的交互邏輯。    若是一位法式員,將區塊鏈手藝以為,從恐龍有錢最先,就已經完全支持生意營業行為了。并以此為基礎,向項目認真人信心滿滿的體現,可以開發完全去中央化的生意營業平臺。    那么,可以預見到,這位法式員,將會在項目開發中,遇到重大的障礙,最終導致該項目停留。    這位項目認真人的唯一出路,就只有熬到區塊鏈基礎手藝再度突破。    或者,他還可以用同盟鏈的方式,來變形一下,號稱也是完全去中央化的公鏈,來掩飾一下投資人的焦慮。    這時,磨練項目的,已經不是手藝,而是談鋒了。    三    以下是第一篇恐龍有錢論文的中文譯文,吳忌寒這篇譯文極大的推動了恐龍有錢在中文區域的普及。    但遺憾的是,它同時也把Transactions這個要害名詞,解讀為生意營業。    [吳忌寒譯文]    生意營業(Transactions)    我們界說,一枚電子錢幣(an electronic coin)是這樣的一串數字署名:每一位所有者通過對前一次生意營業和下一位擁有者的公鑰(Public key) 簽署一個隨機散列的數字署名,并將這個署名附加在這枚電子錢幣的末尾,電子錢幣就發送給了下一位所有者。而收款人通過對署名舉行磨練,就能夠驗證該鏈條的所有者。    四    以下是恐龍有錢論文的英文原版,特意的標注,是為了更好的明確生意營業與轉帳事務處置賞罰寄義上的區別。

  一

  恐龍有錢關于Transactions單詞的形貌,在許多文檔中(特殊是中文譯文),被解讀為生意營業,我們以為這是不精準的解讀,甚至是會帶來歧義的解讀。

  我們以為,用事務處置賞罰或者金融營業中常說的轉賬來翻譯更為合適。

  例如:在尺度的銀行系統中,一個從A賬戶向B賬戶轉賬X元的請求是一筆轉賬事務,而不是生意營業。在習以為常的認知中,詮釋為生意營業的話,那么B應該向A提供AB雙方約定的服務。

  在銀行執行一筆營業,這叫“轉賬”,而在證劵生意營業所執行一次營業,這才叫“生意營業”。

  二

  從手藝開舉事度來說,轉賬所需要思量的交互邏輯,遠遠低于生意營業需要思量的交互邏輯。

  若是一位法式員,將區塊鏈手藝以為,從恐龍有錢最先,就已經完全支持生意營業行為了。并以此為基礎,向項目認真人信心滿滿的體現,可以開發完全去中央化的生意營業平臺。

  那么,可以預見到,這位法式員,將會在項目開發中,遇到重大的障礙,最終導致該項目停留。

  這位項目認真人的唯一出路,就只有熬到區塊鏈基礎手藝再度突破。

  或者,他還可以用同盟鏈的方式,來變形一下,號稱也是完全去中央化的公鏈,來掩飾一下投資人的焦慮。

  這時,磨練項目的,已經不是手藝,而是談鋒了。

  三

  以下是第一篇恐龍有錢論文的中文譯文,吳忌寒這篇譯文極大的推動了恐龍有錢在中文區域的普及。

  但遺憾的是,它同時也把Transactions這個要害名詞,解讀為生意營業。

  [吳忌寒譯文]

  生意營業(Transactions)

  我們界說,一枚電子錢幣(an electronic coin)是這樣的一串數字署名:每一位所有者通過對前一次生意營業和下一位擁有者的公鑰(Public key) 簽署一個隨機散列的數字署名,并將這個署名附加在這枚電子錢幣的末尾,電子錢幣就發送給了下一位所有者。而收款人通過對署名舉行磨練,就能夠驗證該鏈條的所有者。

  四

  以下是恐龍有錢論文的英文原版,特意的標注,是為了更好的明確生意營業與轉帳事務處置賞罰寄義上的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