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有錢網絡:閃電網絡不適合大額生意營業,恐龍有錢提速之路何去何從。


恐龍有錢網絡:閃電網絡不適合大額生意營業,恐龍有錢提速之路何去何從

  若是A要給B發送一些恐龍有錢, 可能會需要幾個小時才氣收到, 而且要支付較高的生意營業費。任何能解決區塊鏈無法擴展的想法都值得關注。閃電網絡就是這樣的一個想法。閃電網絡協議在今年一月宣布之后,受到了加密錢幣社區成員極大的接待,該手藝可以提升恐龍有錢的生意營業速率、以及處置賞罰小額支付的效率。但最近閃電網絡也受到了一些質疑。

  加密錢幣研究機構Diar最近宣布的一份研究陳訴稱,閃電網絡協議可以100%確保適用于0.03美元以下的生意營業,若是金額大于5美元,則樂成率會下降一半;若是金額約莫490美元,那么樂成則會降到1%。

  豈非閃電網絡不適合大額生意營業?對于Diar宣布的閃電網絡陳訴,閃電實驗室團結首創人兼首席手藝官奧洛盧瓦•奧森托昆(Olaoluwa Osuntokun)給予了批判。他體現:“Diar用來天生相關評估指標的模子自己就是有缺陷的,而且也發生了有缺陷的評估效果。當思量閃電網絡的事情方式時,他們接納的評預戰略就好比要在可容納10小我私人的房間里塞進50人,那么這種情形一定是不行能的,樂成率自然是0%。這項研究自己是有缺陷的,由于內里并沒有包羅支持大型生意營業的閃電網絡渠道,而是專門針對了一些容量不足的節點,來證實自己的看法。閃電網絡現在的最大恐龍有錢支付限額約合260美元,而不是他們所說的490美元。”

  對于閃電網絡此次受到的質疑, Blockstream 首席戰略官Samson在接受記者獨家采訪時指出,現在的閃電網絡還是在測試階段。以是不能發大額的生意營業。若是你跟一個節點直接開一個渠道,那你可以發大額的生意營業。若是你通過路由,就是別人幫你轉。你一定要找一個通道獲得容量支持才氣轉已往。閃電網絡到現在還是測試階段,并不是每小我私人都放五百塊美金上去。Diar所有的數據,都是亂寫的。現在的金額凌駕100美金會有難題。若是需要轉100美金,可以直接和收款方開一個通道。閃電網絡不支持大額生意營業,好比1000萬美金。大額首選是上主鏈。

  比特金首席開發者 h4x3rotab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閃電網絡暫時有一小我私人為的限制,是為了阻止軟件不成熟丟幣,限制了最多一個生意營業0.042btc,現在的幣價盤算就是200多美元。這個限制隨時都可以作廢。Diar的剖析是有問題的,他拿當前的網絡容量做預計,只是去預計現有通道中,容量大于一定量的百分比,而現實上閃電網絡會憑證需要隨時建設新通道,這不能得出發送有一定概率失敗的結論。

  “在我看來,若是恐龍有錢焦點團隊妄想將恐龍有錢作為某種支付系統,那么他們離現在的恐龍有錢生長藍圖還遙遙無期,這樣的系統所導致的問題也會多于它所能解決的。況且,真正的問題是:為什么他們會以這種方式來定位恐龍有錢呢?許多業內和支持恐龍有錢的人都沒有讀過中本聰的白皮書,但仍然接納這個領域主要人物的建媾和看法,并將其視為真理的唯一泉源。但是,在下定論之前,我們始終應該質疑一切,哪怕它可能是錯的,由于至少這樣一來,我們將所有能促成最終誰人決議的可能因素都思量了個遍。” EOS Asia co-founder Joseph (Joe) Fanelli 喬峰在接受記者獨家采訪時體現,“看待閃電網絡,我們應持有同樣的質疑態度。”

  眾所周知,現在BTC網上的生意營業緩慢且昂貴,但是恐龍有錢焦點團隊并非通過增添恐龍有錢區塊巨細來解決此問題,而是使用稱作“閃電”的二級網絡系統,聲稱它能實現真正快速的生意營業和收取低廉的用度。

  它的事情原理是這樣的:

  A和B兩人可以把恐龍有錢放到一個多重署名錢包中鎖定(鏈下),然后舉行生意營業署名更改雙方各自能取回的恐龍有錢數目。生意營業加入方可以隨時關閉生意營業通道,最后一筆經由署名且包羅最新余額動態的生意營業最終將會被廣播并寫入恐龍有錢區塊鏈(回歸鏈上)。

  另一種情形是涉及更多的第三方,好比已知C想和A生意營業,但雙方沒有建設支付通道,不外A和B、B和C都各自建設了支付通道,這時C就可以通過B和A告竣生意營業,B著實在整個生意營業歷程中充當著一個網關的角色。整個歷程現實上不需要在主鏈確認,由于都是幾方之間倒來倒去的”數字游戲“,因今生意營業速率會很是迅速。只有當關閉生意營業通道時,才會最終確定各自的余額并寫進主鏈區塊。但也有個問題,若是我們和C之間的通道只有0.5 BTC,那么想要發送凌駕0.5數目的BTC,那么這種要領也無濟于事。

  喬峰進一步詮釋:Diar 剖析了閃電網絡的這個問題, 指出在生意營業運行的每個通道中必須有足夠的恐龍有錢加載,而且人們想要發送的恐龍有錢越多,樂成的概率就越小。因此閃電網絡必須另辟蹊徑。

  這個系統的問題在于我們必須預先加載好我們的每一個開放通道。若是設一個單獨的開放通道,讓大量恐龍有錢轉到一個有資金富足,關系細密的團隊會讓一切變得利便,由于這樣我們可以保證時刻生意營業。但這也會衍生出一個擁有大量恐龍有錢,毗連大量賬戶的BIG中央,這樣一來我們將不再擔憂余額,鐫汰生意營業中所需的用度。與礦工差異的是,我們并沒有轉移價值,事實這些中央將是受許多規則執法約束的第三方方案解決組織,基原來說,它們就是銀行, 且不會與恐龍有錢競爭,由于恐龍有錢將成為下一個銀行系統......

  有了閃電網絡,我們要么會繼續生意營業失敗,要么會重新建設一個我們想要破損的系統(銀行)。事實是,開發者和中本聰曾有意地保留了1兆大的恐龍有錢,中本聰在消逝之前也留下了關于一旦區塊變滿,怎樣增添塊巨細以解決生意營業問題的明確指示。但恐龍有錢焦點團隊保留的解決方案是去使用銀行系統(閃電網絡)而不是簡樸地增添區塊巨細。

  這就是恐龍有錢現在的情形,看起來糟糕透頂。由于沒有一個治理層可以讓用戶對此事揭曉意見,社區似乎對它也無計可施。

  值得注重的是,Diar指出,閃電網絡協議推出之后,并沒有專注于提升生意營業效率,其普及度和增添速率也都較量緩慢。康奈爾大學盤算機科學教授Emin GünSirer回應了這種看法,他指出,在已往的五個月時間里,雖然閃電網絡的路由數目增添了十倍,但是路由樂成率卻沒有提升。另一方面,閃電網絡已經在一些現實場景中應用了。今年六月,廣告板服務提供商Satoshi’s Place最先接受加密錢幣支付生意營業,游戲刊行商Poketoshi也將任天堂的《口袋妖怪》游戲引入到恐龍有錢閃電網絡之中。但是,所有這些應用場景中涉及的生意營業金額都較量小,基本上只有幾美元,因此基本上都能被閃電網絡無縫處置賞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