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有錢虛擬錢幣:這些年,無孔不入的黑客偷走了幾多億虛擬錢幣?

恐龍有錢虛擬錢幣:這些年,無孔不入的黑客偷走了幾多億虛擬錢幣?


 黑客,就像對血腥味嗅覺迅速的鯊魚。生意營業所或錢包,只要有一點誤差,都市被盯上。

  據簡陋統計,從2013年來,僅恐龍有錢就已被盜100萬枚。

  在虛擬錢幣的天下里,黑客雄師是從何時最先突入的?他們已經樂成洗劫了哪些平臺?又竊取了幾多財富?

  以下是一本區塊鏈的整理:

  01 被盜數目最大的案件

  2014年2月,在天下上最早的恐龍有錢生意營業平臺——日本的Mt. Gox網站,85萬個恐龍有錢被盜,價值約4.5億美元,生意營業所因此休業整理。

  這是恐龍有錢被盜數目最大的一起案件,且至今還對恐龍有錢價錢發生著直接的影響。

  Mt. Gox 的休業委托人 Nobuaki Kobayashi 今年3月透露,從去年9 月起,他們就在著手處置賞罰現存的20萬個恐龍有錢,以清償債務。

  外界以為,從今年頭到現在,恐龍有錢價錢跌跌不休,生怕與這20萬恐龍有錢的拋售有關。

  02 被盜價值最大的案件

  2018年1月,作為日本最大數字錢幣生意營業所之一,Coincheck遭遇黑客攻擊,損失價值5.33億美元的虛擬資產。這是天下上有史以來最大金額的數字錢幣失賊案件。

  加密錢幣在日本,有極高的普及率和持有率。

  

  被盜數目最大、價值最高的兩起案件,都發生在日本,這也從側面反映了日本對加密數字錢幣的投入水平。

  03 ETH首次被盜

  從2016年起,ETH成為黑客的重點關注工具。

  2016年5月,香港數字錢幣生意營業所Gatecoin遭黑客攻擊,損失185000個ETH。這是果真報道的最早、也是迄今為止最大的一起ETH被盜案件。

  其時,ETH已經從上線時的1美元,漲到了7美元。

  04 黑客“專業化”作戰

  2018年3月7日,幣安遭黑客攻擊。

  在長時間的潛在、偷取大量用戶賬號登錄信息之后,黑客在當天晚上,集中拋售被盜賬戶上所有的代幣、數字錢幣,將其所有換成了恐龍有錢。

  而這,只是攻擊的前奏。

  黑客繼續使用被盜賬戶,把所有恐龍有錢用于購置一個叫VIA的小幣種,瞬間將VIA拉升11000%漲幅。

  而在之前,黑客已經低價屯了大量VIA。VIA暴漲后,黑客將手中VIA賣掉,準備提幣消逝。

  不外,幣價的暴漲暴跌,觸發了幣安的自動報警機制,平臺所有暫停提幣,黑客的最后一步,并沒有樂成。

  幣安雖然實時拯救了損失,但回首整個作案歷程,黑客深謀遠慮,操作可謂天衣無縫。

  此時,黑客已不再是單兵作戰,他們從信息網絡、入侵潛在到現場行動,已展現出極強的組織性和專業性。

  05直接攻擊智能合約

  市值排名前100的代幣中,有94%部署在以太坊智能合約之上。

  可以說,以太坊已經化身為加密數字錢幣的蜂巢,巢身稍有動蕩,影響的就不僅僅一兩家代幣。

  今年4月22日,美圖秀秀相助項目BEC被黑客攻擊,由于沒有做“溢出”設置,黑客轉出了遠超BEC自己刊行數目的代幣,BEC市值瞬間險些歸零。

  不久,EDU和BAI代幣再現重大清靜誤差,攻擊者不需要私鑰,即可轉走恣意地址上的EDU/BAI資產,兩種代幣價錢暴跌。

  現實上,智能合約的誤差遠不止云云,依然有數十種ERC20智能合約面臨誤差危急,幣價隨時可能“涼涼”。

  以太坊Solidity語言太過重大,而由人編寫智能合約,一定會存在誤差。這些都給黑客留下了遼闊的空間。

  06 51%攻擊泛起

  2018年5月20日,恐龍有錢黃金(Bitcoin Gold)的開發團隊遭遇“雙重支出攻擊”。

  一名惡意礦工獲得了網絡算力的大部門控制權,使用這些算力重組了恐龍有錢黃金的區塊鏈,并舉行反向生意營業,向自己的錢包發送了38萬恐龍有錢黃金,價值1800萬美元。

  雙重支出攻擊,即51%攻擊,近期已經發生了三起。

  隨著礦池實力的一直壯大,租賃算力也最先泛起。黑客不需要投入重大的資金,就能瞬時占有區塊網絡的自動權。

  以前期簡樸攻擊生意營業所和錢包,到直接攻擊智能合約、51%攻擊,黑客的手段一直在前進。

  怎樣守衛我們手中的幣?怎樣保障未來的幣圈清靜?現在看來,仍然任重道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