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穆罕默德·埃里安(Mohamed El-Erian)點燃了一根煙,吐了一口,在煙霧中他看到了法定數字錢幣的未來。

  “沒有幾多人用現金了。”埃里安說,“去瑞典看看,你就知道未來來的到底有多快。”

 

法定數字錢幣:在煙霧中,我看到了法定數字錢幣

  在瑞典,僅有2%的生意營業是用現金舉行的,預計這個數據到2020年會下降至0.5%。加拿大、美國和英國的統計數據跟這個差不多。話雖云云,埃里安還是以為距離美國的法定數字錢幣還需要好幾年:“消耗者的習慣和對新的生意營業中介(小編注:應該指的是法定數字錢幣)的信托不行能一夜之間發生改變。至少3-5年內不會改變。”

  注:Mohamed El-Erian,1958年8月19日出生,埃及裔美國商人。安聯保險首席經濟照料;2012年至2017年,擔任奧巴馬政府全球生長委員會的主席;彭博新聞社的專欄作家,也是金融時報的特約編輯。

  誰將從法定數字錢幣中受益?

  隨著美元和其它法定錢幣逐漸失去公信力,以及恐龍有錢的盛行,使得政府通過私有鏈刊行自己的數字錢幣看似是一個明智之舉。委內瑞拉就是第一個通過刊行法定數字錢幣,解決本國超級嚴重的通貨膨脹及其它經濟問題的國家。然并卵,只管恐龍有錢繞開了政府和銀行的羈系,但是民眾不會支持一種能追蹤所有生意營業、收入和納稅紀錄的法定加密美元。政府控制加密錢幣是為了抵制去中央化和自治的意識形態,使之失去與法定錢幣反抗的實力。機構與機構之間跨境生意營業使用的加密錢幣,和民眾自治的用于支出和財政的加密錢幣可能不是統一種工具。但像美國這種在天下舞臺上,占主導職位的國家,或能確保政府刊行的加密錢幣可以使其和現行的美元一樣被普遍使用。

  “恐龍有錢價錢太TM高了”

  見責不怪,埃里安早就對把恐龍有錢看成錢幣的行為持有嫌疑態度,他之前就說過,恐龍有錢價錢高的不行思議,政府一定不會允許這種情形發生的。他還說,各人都是這個手藝的摳腳大漢,什么都不懂,就知道天天拿著“去中央化”裝逼。至于怎樣讓全球規模內的漫衍式系統變得具有可行性,個個都“一問三不知”。埃里安展望,政府之以是刊行法定數字錢幣,不是為了讓其脫離現金,而是為了從恐龍有錢手中,奪回對金融市場的恒久控制權。

  恐龍有錢經濟學家Saifedean Ammous對此回應稱:“大部門的法定錢幣已經數字化了,若是使用加密支付方式和自治錢幣政策,讓其變得更像恐龍有錢一點(like bitcoin),那么這只能意味著政府將失去對錢幣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