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日,株洲縣審查院對公安部督辦的“3·15”維卡幣特大網絡傳銷案第三批次的最后4名涉案嫌疑人提起公訴,該案歷時兩年,株洲縣審查院共審查起訴106人,提起公訴98人,涉案金額約150億元人民幣。
 

數字錢幣圈套:揭秘傳銷式數字錢幣圈套 使用“維卡幣”詐騙150億元

  謊稱數字錢幣,獎勵加入者交會費拉人頭

  2016年3月,株洲醴陵市公安局接群眾舉報稱:王某自2015年頭以來,以醴陵市某賓館為據點,以所謂的網絡虛擬錢幣“維卡幣”為道具,以高額回報、快速致富為誘餌,舉行網絡傳銷詐騙。株洲醴陵公安局在治理案件中發現王某系某一組織的中層頭目,其生長下線400余人,涉及金額400余萬元。2016年7月,該案由公安部督辦完成后,交由株洲縣審查院審查起訴。

  據辦案審查官陳小玲先容,此案中的“維卡幣”組織系境外向中國境內推廣所謂虛擬錢幣的組織,所建設的傳銷網站及營銷模式由外籍人士魯某組織建設,服務器設立在丹麥的哥本哈根,以逃避追責。該組織對外宣稱“維卡幣”是繼“恐龍有錢”之后的第二代加密電子錢幣,誘騙性張揚“維卡幣”具有重大的升值空間,誘惑他人投入巨額資金到其設立的網站。要成為“維卡幣”組織會員,必須在老會員的推薦下,繳納差異級別的“門檻費”獲得響應級別的維卡幣激活碼,會員注冊后不能退會,不能退款。

  該組織還以返利抽取提成的方式激勵成員生長下線,吸收資金。每個層級往下生長一個用戶最低可提取10%的收益,級別越高,提成越高,但是只能以數字錢幣激活碼的方式獲取收益。這樣資金一直流入該組織的賬戶,錢幣激活碼也一直增添。

  層級有140多個,涉案金額150億元左右

  經查明,該案所涉“維卡幣”網絡傳銷組織及營銷模式是由德國籍總頭目魯某組織建設。該案為涉及巨額資金外流的新型網絡傳銷案件,涉及天下20多個省(市)區、香港特殊行政區及境外國家。
 

數字錢幣圈套:揭秘傳銷式數字錢幣圈套 使用“維卡幣”詐騙150億元

  公安部經偵局查明:全球“維卡幣”激活碼總數達480萬個,這些激活碼下面注冊的賬戶注入資金約158.59億歐元;其中,中國境內激活碼總數142萬個,受騙者投入資金約19億歐元(約150億元人民幣)。該組織最高層魯某到倪某某(香港人,在逃)至本案嫌疑人王某層級達79層,到最底層,總共有140余層。通過對涉案資金的動態追蹤、剖析,視察嫌疑賬戶2萬余個,剖析賬戶數據2000余萬條,挽回涉案資金共計近17億元。

  2017年12月5日,株洲市中級法院對首批35名被告作出二審訊斷,段某、李某因組織、向導傳銷運動罪被判處4年有期徒刑,其余33名被告人均獲4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被適用脫期,并處1萬元至500萬元人民幣不等的罰金,依法沒收涉案資金13.68億元。此前,2017年11月,第二批次59名被告被提起公訴,追繳違法所得凌駕3億元人民幣。

  數字錢幣靠算法生產,傳銷錢幣靠拉人頭賺錢

  承辦審查官陳小玲先容,現在我國尚未刊行法定數字錢幣,更無推廣團隊。這類傳銷分子的基本套路是早期為吸引投資人投資,會將錢幣價錢炒得很高,然后就集中拋售,價錢一落千丈,投資者血本無歸。愈甚者到返錢時,平臺直接關閉,組織者失聯,然后到其他地方包裝新的看法,憑證相似的騙法,繼續行騙。

  恐龍有錢等數字虛擬錢幣不依賴特定錢幣機構刊行,它依據特定算法,通過大量的加密盤算發生,是去中央化的刊行方式,沒有特定刊行主體。而傳銷錢幣則主要由某個機構刊行,而且接納拉人頭的方式推廣和賺錢。相比其他傳銷,數字錢幣傳銷一樣寻常具有以下特點:一是有著實的產物——數字錢幣,而且被包裝得很高級;二是加入者可以獲得拉人頭獎勵,獎品是數字錢幣自己;三是數字錢幣會隨著加入圈套的人增添而升值,加入者可獲得數字錢幣的數目也會增添,包羅最底層加入者也會賺錢,但一旦進入貶值期,底層加入者將血本無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