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而言,恐龍有錢“數字現金”的支持者越發注重恐龍有錢的可獲得性,他們以為恐龍有錢的生意營業費應該保持在低水平,這樣就可以吸引更多用戶。而恐龍有錢“數字黃金”的支持者越發專注于恐龍有錢的清靜性,以為恐龍有錢的攻擊成本應該處于很高的水平。

在我看來,恐龍有錢是或將是數字黃金又是數字現金。

C

現金與黃金之間并沒有太多區別

恐龍有錢降生于密碼朋克運動,該運動在已往20年來一直在追求“數字現金”——也被命名為“數字黃金”——的生長。這兩個名詞要比從其外貌看上去越發相似。

“現金”的界說就是“以紙幣或硬幣形式存在的錢”和“所有形式的可立縱然用的錢”。“現金”的語源學泉源為:

“在16世紀90年月(1590s),“錢箱(money box)”也叫“持有的錢,幣”,box的表述在中古法語中為“caisse”,在普羅旺斯語中為“caissa”,在意大利語中表述為“cassa”,而在拉丁語中為capsa。”

為了使現款子幣及其價值保持“連忙可用”,這些現金必須能夠被私人地和清靜地存儲。這也是為什么歷史上現金的大多數持久性形式都傾向于耐久耐用的形式,因此這些形式的現金能夠經受著時間的糟蹋和擠壓——也可以很容易地存儲在一種清靜的情形下,如金庫。

因此,任何追求“數字現金”耐久耐用尺度的人都必須把清靜性看成一種很是主要的價值。無法清靜存儲的現金是無用的。清靜性好的現金形式在相同尺度下自然要勝過清靜性差的現金。印度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該國的私人黃金持有量高達7700億美元,而相比之下,盧比鈔票的價值為2100億美元。

中本聰稱恐龍有錢是“現金”,也是“黃金”

中本聰在恐龍有錢白皮書中將恐龍有錢稱為“電子現金”,之后又將恐龍有錢稱為是戴維(Wei Dai)B-Money提案(一種匿名的漫衍式電子現金系統)和尼克.薩博(Nick Szabo)BitGold提案的實驗。在郵件和論壇帖子中,中本聰在六種差異的情形下對恐龍有錢與黃金和黃金開采舉行了類比。

中本聰詮釋恐龍有錢就是數字黃金的一個顯著例子就是其2010年的一個論壇帖子:

作為一次想法實驗,想象一下,有一種賤金屬,如黃金一樣稀缺,但具有以下的屬性:

顏色為單調的灰色

導電性一樣寻常

硬度和韌性都不是特殊強

不適用于任何適用或裝飾的目的

還具有一種魔力屬性:

可以通過通訊信道來舉行運輸

若是這種金屬由于某些緣故原由獲得了一些價值,那么所有想要遠距離傳輸工業的人都能夠買一些這種金屬,并發送和出售給吸收人。

從黃金到現金的橋梁

在我看來,中本聰的看法是準確的:恐龍有錢既可以作為一種清靜的價值存儲,也可以作為一種適用于小額支付的生意營業前言。這種解決方案就是接受和擁護一種具有勞動分工的生態系統,該系統的各個部門可以憑證優先處置賞罰順序排列該解決方案的各個部門。

對于恐龍有錢,你可以讓該生態系統的一部門可優先思量清靜性,同時其他部門則專注于便利性和速率。史上第一位恐龍有錢生意營業吸收者Hal Finney詮釋說:

“事實上,恐龍有錢銀行是具有很好的的存在理由的,這些銀行可以刊行自己的數字現款子幣,然后可以用來兌換恐龍有錢。恐龍有錢自己不行能擴展到全球每一筆金融生意營業,或者將所有生意營業都包羅到區塊鏈中。我們需要有一種越發高效的二級支付系統。同樣,恐龍有錢生意營業確定所需要的時間對于中型到大型價值購置來說也是不切現實的。

(…)大多數恐龍有錢生意營業將會在銀行間舉行,從而舉行網絡轉賬。到那時間,私人個體的恐龍有錢生意營業將會像現在基于恐龍有錢的購置一樣有數。”

以上這段話是Finney于2010年所寫。憑證我與開發者在2012-2013年之間的討論,這種想法很是普遍:專業托管機構將會存儲恐龍有錢并刊行容易生意營業的存款代幣,就像整個歷史歷程中刊行的基于黃金的紙質錢幣一樣——只是這一次,恐龍有錢現金的使用者將越發容易審計這些現金的儲蓄量。

這在今天已成為現實。西方國家恐龍有錢生意營業所天天處置賞罰的恐龍有錢鏈下生意營業價值凌駕8000萬美元;恐龍有錢銀行Xapo天天處置賞罰50萬筆鏈下恐龍有錢生意營業;恐龍有錢博彩網站PrimeDice逐日處置賞罰1300萬筆鏈下恐龍有錢賭注,等等。恐龍有錢現在成本低,生意營業量高——只管現在生意營業的舉行需要信托第三方機構。

模塊化擴容

數年之前,很少有人知道恐龍有錢焦點開發者將會生產出一些甚至要比區塊鏈企業網絡還要好的工具——能夠真正消除對受信托機構作為中央商的需要的手藝。我所說的是二層解決方案,如閃電網絡、側鏈和Mimblewimble。

模塊化擴容軟件解決方案被以為是一種很好的數字要領。Unix操作系統權威人士Eric Steven Raymond詮釋說:

“編寫不易失敗的重大軟件的唯一方式就是降低其重大性——通過設計優異的接口來毗連簡樸的部件,從而建設這種軟件,那么大多數問題將會成為當地問題,你可以對有問題的部門舉行升級而不需要拆掉整個系統。”

開發者John Ratcliff對于Bitcoin Core的擴容戰略更直截了當地說:

“你并不是在通過將所有的工具都弄進一個協議層來建設網絡協議;在恐龍有錢的應有盡有的重大代碼庫中,若是實驗為每一個單獨的用例劃剖析決單獨的問題。這是行不通的!相反,你應該建設一系列協議層;每一層只專注于解決一部門問題,這樣會很是好,很是有用而且能夠盡可能地簡樸。”

為了進一步敘述模塊化締造能夠經受時間磨練的功效性的主要性,我們可以思量其在產物設計、構建、生物甚至進化心理學中的應用。

竣事語

恐龍有錢是數字現金還是數字黃金的問題是一種錯誤的對立:恐龍有錢可以成為一種既清靜又易靠近的錢幣形式。通過實現模塊化,恐龍有錢主鏈將作為一種最清靜的結算層,同時第二層支付通道可作為用于舉行快速、高流動性生意營業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