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有錢圈套:恐龍有錢是龐氏圈套嗎?


恐龍有錢圈套:恐龍有錢是龐氏圈套嗎?

  什么是“龐氏圈套”?

  “龐氏圈套是一種誘騙性的投資圈套,允許高回報率、對投資者來說風險很小。龐氏圈套通過吸納新投資者來為老投資者帶往返報。這類似于一個金字塔圈套,兩者都是基于使用新投資者的資金來支付早期的支持者。對于龐氏圈套和金字塔圈套,最終都沒有足夠的資金來解決這些問題。”——摘自Investopedia

  想讓全天下知道你對恐龍有錢手藝完全無知,最好的要領是,一是使用郁金香泡沫作比喻,二是說“恐龍有錢是一種龐氏圈套!”。一小我私人喜歡這么說,大多是由于在對一件自己不相識的事物做出普遍斷言前,基礎沒有能力去做一些基礎研究。

  當相識恐龍有錢背后的手藝和它被發現的緣故原由,可以發現恐龍有錢現實上完全不是旁氏圈套。

  好了,讓我們抽絲剝繭地來做一個剖析:

  “龐氏圈套是一種誘騙性的投資圈套,允許高回報率,對投資者來說風險很小。”

  中本聰的恐龍有錢白皮書,八頁長,相當有手藝性,但不太難消化。在那篇論文中,沒有提到任何關于恐龍有錢“投資”的回報。它甚至沒有提到恐龍有錢的價錢。

  它簡樸地解決了盤算機科學中最古老的問題之一,即拜占庭將軍(譯注:拜占庭容錯,拜占庭共識)的問題,從而確立了它在這個歷程中的價值。恐龍有錢的價值主張從來都不是利潤驅動,在最初的幾年里持有恐龍有錢被以為是“正當的”。

  恐龍有錢絕對不是一個神秘。它是天下上最開放的手藝之一。它是開源的,任何人都可以審查代碼,任何人都可以對代碼做出孝順,任何人都可以自動運行軟件并加入到網絡中,任何人都可以在未經允許的情形下使用網絡。所有恐龍有錢生意營業的歷史,對天下上任何一小我私人來說都是可見的。

  這是人類歷史上一種金融系統的范式轉移。這與誆騙性的投資圈套完全相反,這些圈套多數是一種迷糊不清的允許,允許高回報,這些圈套的資源流入和流出基本都是不透明的,這些圈套的資金都被生涯在一個神秘的賬簿里。

  “龐氏圈套通過收割新投資者來為老投資者帶往返報。這類似于一個金字塔圈套,兩者都是基于使用新投資者的資金來支付早期的支持者。”

  恐龍有錢不發生回報,這只是軟件。恐龍有錢的價錢與它的稀缺性,是和人們對它的需求直接相關,這種需求不是強加給別人的,恐龍有錢的最大支持者也不會四處詢問你有幾多錢,然后蠱惑你去更多地投資恐龍有錢。加入恐龍有錢網絡的新用戶不會用新資金去為老用戶提供資金。不客套地說:能做出那樣的斷言純粹是偷懶(意指那些宣傳恐龍有錢是龐氏圈套的人,都是懶于去認真研究明確恐龍有錢的真正價值的)。

  在典型的金字塔圈套中,首創人將是最富有的,這是絕對的。越多的人加入,他們就會賺得越多,由于所有的錢都流向了頂層。他們是這個金字塔圈套內里最初、起始的“投資者”,然后吸引其他人投資,把這些資金投入到他們的口袋里。這是他們賺錢的唯一途徑。在龐氏圈套中,早期投資者的價值完全依賴于新進入者的新資金,他們的收益直接來自于這些資金。

  恐龍有錢的情形正好相反。許多在恐龍有錢早期進入的人現在并沒有在他們的投資中享受500倍的回報。我熟悉許多人,他們買了成千上萬的恐龍有錢,把它們花在諸如披薩、采礦裝備、博彩、電子游戲等。活該,我愚蠢的在2014年,在博彩網站上損失了幾十個恐龍有錢!當我在大學里舉行演講,也把許多恐龍有錢送給別人,拿到現在來看,即便其時在今天看來很小的一部門,它的價值也有50到60倍的收益。

  舊的恐龍有錢“Hodlers”,就是這些年來真正持有恐龍有錢的那些人,是寥若晨星的。由于恐龍有錢的市場價錢暴漲,他們中的一些人現在很是富有,但是他們的凈資產并沒有以法定錢幣的形式泛起,而是以利便會計式統計的目的而使用。他們用持有的恐龍有錢數目來權衡自己的凈值,而不是以其法幣價值來權衡。

  他們并沒有將恐龍有錢換成法幣來致富,現實上,正好相反。恐龍有錢的堅守者們就是那些從來都不會賣出他們持有的恐龍有錢的人。也許一些人會賣出持有恐龍有錢的很小一部門以改善自己的生涯,但是呢,這并不是我們凡人所明確的那種——通過將恐龍有錢換成法幣來套現,而是將恐龍有錢作為生意營業的前言,去換取自己想要的工具。他們會用恐龍有錢去支付新屋子、小汽車,或者就是用恐龍有錢拿去投資。對于那些想擁有恐龍有錢的人來說,想要擁有恐龍有錢的人絕不會被強迫或被誘騙,事實上,他們會尋找愿意用恐龍有錢支付的人。信托我,大多數人都不想容易放棄他們的恐龍有錢。生意營業市場,消耗者會優先使用廉價錢幣,生涯優質錢幣,而恐龍有錢遠比當今天下上任何一種錢幣都要優越。

  在一個龐氏圈套中,最老的成員總有一天會把所有的錢都套現進場,這樣一來,新進入者就會遭受重大風險而背黑鍋。而對恐龍有錢來說,新的“投資者”,就是那些想一夜暴富的人,現實上是最弱的一方(譯注:就是我們口中常說的韭菜),他們會在價錢下跌的最稍微的跡象下拋售他們的恐龍有錢。

  他們的恐龍有錢最終將會和像我這樣的人,以及其他我熟悉的人一起終結(譯注:這里意指持有的恐龍有錢越來越少,或者徹底沒了)。我們會去明確這項手藝,而且會發現恐龍有錢是作為一種高級的價值儲存手段,或者是一種不受限制的、具有審查性的、清靜的傳輸協議。對于像我們這樣堅信恐龍有錢的人來說,我們終將賺錢。到那時,我們會很愿意用恐龍有錢作為生意營業前言,去換取我們想要的工具,或者我們也可以通過恐龍有錢去投資一些有價值的項目,或者去資助他人。賺錢不是目的,而賺錢也永遠不會成為目的。

  不像其他金融系統被純粹的貪心所驅動,一些最早的恐龍有錢持有者也是地球上最慷慨的人。最近,一名早期的恐龍有錢使用者向安德里亞斯·安東諾普洛斯(Andreas Antonopoulos)捐贈了100多萬美元(她捐贈了37個恐龍有錢,不久后又捐贈了42個恐龍有錢)(譯注:以文章揭曉時的恐龍有錢行情計價)。安德里亞斯,恐龍有錢最無私的支持者之一,最近告訴人們,只管他在2012年進入恐龍有錢天下,但他在天下各地宣講恐龍有錢,讓他花去了許多早期持有的恐龍有錢,使他沒能夠享受到2017年幣價飆升的重大盈利。然后捐贈者說:若是沒有他的宣講,她就不會最先使用恐龍有錢——然后迅速地將價值100萬美元的恐龍有錢發送到他的恐龍有錢地址,以表達她的謝謝之情。

  尚有許多這樣的例子,最近的一個是菠蘿基金——一支擁有5057個恐龍有錢的基金,想用這些恐龍有錢獲取的收益往返報天下。也就是說,將會有凌駕9000萬美元贈予給那些需要資助的慈善機構和組織。

  對我們來說,恐龍有錢是最終游戲。我們套現,我們從舊的系統中套現出來,只是由于我們面臨正在使用的誰人系統別無選擇。

  現在,我們有一個選擇:“對于龐氏圈套和金字塔圈套來說,最終沒有足夠的資金周轉,這些圈套也就崩盤了。”

  自宣布以來,恐龍有錢已經增添了500%。

  上面的圖片有點過時,但與天下上其他國家的財富相比,它給出了一個很好的恐龍有錢的視角。看看這個可視化圖,你可以更好地相識天下上所有的錢幣,包羅恐龍有錢。

  “沒有足夠的錢去周游天下”的爭論也發生在恐龍有錢上,然而現實上呢?在全球規模內,將會有更多的資源流向恐龍有錢,其中使用硬幣和紙幣的國家流通7.6萬億美元,黃金市場的7.7萬億美元,股票市場的74萬億美元和在全球廣義錢幣供應量的90萬億美元。

  使用這些例子是為了說明,恐龍有錢的最大上行空間約為180萬億美元,不包羅217萬億美元的房地產市場和544萬億美元的衍生品市場。恐龍有錢市場的整體價值或許在180萬億美元,恐龍有錢最大刊行量是2100萬恐龍有錢,也就是說恐龍有錢單價約合8,500,000美元。這可能會發生嗎?可能不會。那恐龍有錢會對這些市場發生重大影響嗎?它已經最先了。(藍狐注:關于恐龍有錢單價到達100萬美元以上的看法,值得商討,這是由于整個區塊鏈的數字token市場生長很蓬勃,未來尚有許多可能性)

  今天的恐龍有錢,被“專家”稱為“龐氏圈套”,價值曾高達2000億美元,也只是全球商業海洋中的一滴水。“專家們憎惡恐龍有錢!”

  一些所謂的經濟專家稱恐龍有錢為“龐氏圈套”或“泡沫”,就像一些專家所說的互聯網是一個毫無價值的想法。他們不是邪惡的,也不是我們的敵人。他們只是無知和眼光短淺。我們的事情不是試圖說服他們、并與他們爭論——我們的事情是保持網絡的價值,投入事情的時間,為恐龍有錢網絡的未來生長生態系統。

  恐龍有錢打開了潘多拉的創新魔盒,在短短8年時間里,它締造了5000億美元的市場和更大的全球工業,沒有阻止的跡象,在全球規模內締造了重大的價值。這個價值并不是由于新投資者購置了這個系統,而是成千上萬的創業公司和企業締造了數以萬計的事情崗位,這些服務為用戶、基礎設施、硬件、軟件和應用法式提供了價值,而且也為桌面帶來了價值。

  一個恐龍有錢的市場價值與更大的傻瓜們進入系統沒有關系,它的真正價值主張而在于它所帶來的一個又一個效應,即便它一文不值。

  恐龍有錢不會解體,由于真正明確恐龍有錢價值的人永遠不會選擇去兌現。我們不想要現金,我們想要恐龍有錢。為什么我們要用一種有限的、稀缺的、有價值的資產來換取無限印刷的紙張呢?

  Bitcoin is not a bubble— It’s the pin恐龍有錢不是泡沫——它是定海神針。對于我們和其他成千上萬的人來說,我們不是在期待出口,恐龍有錢就是出口